博客网 >

克林顿总统图书馆,更像一座后现代博物馆

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图书馆

胡佛总统图书馆

艾森豪威尔总统图书馆

乔治·布什总统图书馆

杜鲁门总统图书馆

  对于美国的总统图书馆,人们常常会有一种误解,以为是那些曾经担任过美国总统的人来四方筹措资金,为普通老百姓提供的又一个读书看报的地方。实际上,美国总统图书馆更准确的名称应该是总统博物馆和档案馆,其间存放着总统任期内形形色色的档案,而这些档案乃是美国联邦政府核心档案的一部分。另外,当然还有总统任职期内所接受的赠品、个人物品、图书、艺术品、货币、邮票等等,可以说只要与总统有瓜葛,任何东西都可以放进来,以供观瞻。因此,所谓的总统图书馆,本质上是一个集中保管和收藏总统档案文件和其他历史资料、同时提供相关服务的地方。

同美国人在众多问题上拥有先见之明所不同的是,美国人对总统图书馆的认识并没有表现出任何预见性。实际上直到美国建国100多年之后,美国人才意识到要保存总统在任期内形成的各种档案文件。起初,他们一直纠缠于这样一个问题:即总统的档案文件究竟是总统的个人财产还是国家财产?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离职之时,他把自己所有的书信和文件当作私人财产,运回了自己的农场,死前还立下遗嘱,将这些文件留给了自己的侄子。华盛顿在这个问题上开了一个不好的先例,因为此后的所有美国总统都以他为榜样,将任职期间的档案文件“据为己有”。

  “前总统的继承人大方地把有价值的信件作为礼品送给朋友、英雄崇拜者和传记迷。孩子们雨天到阁楼上玩,就在无价之宝的手稿上画画,用那些记载了被人遗忘的政治抱负和理想的文件折娃娃。更可怕的是,总统的文件往往由于爱清洁的寡妇或漫不经心的外人而被毁掉,或者由于管理人麻痹大意而被烧掉。官方传记记者往往销毁有价值的文件,以保护所写人物的名誉,或防止让现有国务活动家们有不好的感觉。”在谈到这一问题时,历史学家莫里森风趣地说。这对于档案文件的保存来说,无异于是灭顶之灾。

  为了拯救这些对于美国历史来说无比珍贵的档案文件,美国国务院、美国国会图书馆先后拨专款对总统文件和物品进行收购。在大约60年的时间里,美国国会图书馆收集了从华盛顿到柯立芝总统共约23位总统大约200万件手稿。

  但对于美国总统档案文件的系统保护,直到富兰克林·罗斯福上任之后才稍有改观。罗斯福担任总统之后,先是于1934年批准成立国家档案馆,集中管理历届联邦政府各个机关的档案。接着罗斯福又在1938年向美国国会提议,建议设立总统图书馆以单独保存总统档案和文件。1939年,美国第一座总统图书馆———罗斯福总统图书馆建立。它的建立使得美国国会在1955年通过了《总统图书馆法》,从而使得美国总统将历史材料捐赠给国家成为可能,也更加有法可依。以此为起点,每个总统都效仿罗斯福的例子,卸任后在自己的家乡设法建造一座图书馆,存放自己的文件,交国家档案系统管理。1986年后,为了减轻美国国家档案和文件管理局的负担,总统图书馆都由私人出资建造,然后捐赠给政府。

  从目前情况来看,美国总统图书馆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一种属于早期总统图书馆,比如胡佛、罗斯福、杜鲁门和艾森豪威尔几位总统的图书馆都属于这一类型,它们通常并不建于总统的出生地,更多的是以一个研究地点而存在。除了罗斯福总统图书馆之外,其他的几位总统图书馆都面临利用率下降的问题;第二种类型是与一些大学校园相连,形成研究中心,约翰逊、福特和卡特三位总统的图书馆就属此列。由于总统图书馆所具有的档案馆性质在职能上能够同大学形成良性互动,所以这一类型的总统图书馆未来发展前景比较看好;第三种则更加突出纪念馆的职能,它们通常设在遥远的地方,比如尼克松总统图书馆里陈列的物品都只有副本文件而非原件,它的职能实际上处于国家档案系统之外,非常的边缘。新建立的克林顿总统图书馆则有点无法归类。它位于小石城的市中心,而年富力强的克林顿还依然活跃在美国政坛,甚至在为民主党制定议程,这个总统图书馆还有太多的空白需要填补。

  美国总统图书馆的主要服务对象是学者、政府官员和普通公民。通常只要出示身份证并说明理由,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总统的档案。同时,每一个总统图书馆都为公众提供形式不同的服务项目。目的就是让参观者对总统及总统执政期间的各个机构、美国整个政治系统都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和认识。这一点也可以被看成是美国公民教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